《陈情令》再相遇,余生不再错过

电视猫 2019-08-21 11:05:47

魏无羡:曾经的我,是云梦江氏大弟子,虽幼时父母双亡,沦至与恶狗争食,但幸遇江宗主,幸到莲花坞。少年的我,有江宗主栽培,有江师姐关爱,有江澄玩耍,生活何其乐哉!虽然我生性洒脱、调皮捣蛋,但天资聪颖,音律精通,技压群芳。我曾许诺江澄,我要辅佐他当江家宗主,我们将成为云梦双杰。

那时,我遇到了蓝湛,他是皎皎君子,泽世明珠,端方雅正,守正不阿。我不知怎地,时不时看向他,动不动戏弄他,虽然他很少理我,但我就是喜欢看他失控生气的样子。那时,我们生死与共,视对方为知己,斗水行渊、杀屠戮玄武,心中不胜欢喜。

 

但世事无常,江澄为恶人所害,我剖金丹给他,以他的性格怎可接受,只能隐瞒。为保护我想保护之人,无奈弃“随便”而奏“陈情”。从此,你正、我邪,你善、我恶。我被众叛亲离,被万夫所指,被称为无恶不作的夷陵老祖。高傲如你,卑微如我,怎能再与你并肩而立?只能永隐在那夷陵山中。

 

然而人心险恶,世人畏我,怎容我长存?“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金子轩因我而死、师姐因我而死,亲人中唯剩江澄,但对我满腔恨意。莲花坞回不去了,夷陵没有了,天下之大,不再有我容身之地。人生何其苦?想我侠肝义胆,却终落一场空。无依无靠,无牵无挂,生无可恋,纵身跃下,但求一死解脱。

 

蓝忘机:为了他,我杀同道伤同门,受戒鞭三十三,仍在问孰是孰非,熟黑熟白;养兔子,收钱袋,受他曾经受的伤,喝他曾经喝的酒,犯他曾经犯的错,为何?看着发髻上的花朵,追忆曾经过往,挂上少有的笑,流下少有的泪,为何?

 

悔与恨!悔不夜天之战,善恶黑白谁又能分得清楚,看得明白?他侠肝义胆之心我知,岂能因修非常道而改!我为何没有和他并肩而战,护他周全?恨生死之时,为何不说出心中所想?成,两心相悦;不成,了无遗憾。如果说出心中所想,他就知道这世间还有爱他之人,也许他就不会死,就不会死。夜夜问灵十三载,只等一人回!如果真问到又如何?是否还是只言片语、问君安好?不,夜夜问灵是要告诉他,我心中所喜,心中所念。

 

浮生若梦,恍若隔世。我是幸运的,因为他被献舍而活,更幸运的是,我们再次相遇。蓝家先祖身为得道高僧为一人而入红尘,我亦!什么正邪两道,什么戒律清规,我心我主,道不同义在心中,余生有我相伴,琴瑟伴笛声,并肩战江湖,遂你所愿:锄奸扶弱,无愧于心!可否?

魏无羡:好。

本文系电视猫原创内容。

未经许可,请勿以任何形式转载。

以上内容中所涉及图片均来自于网络,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通知我们,我们将及时删除。

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