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重火》女主重雪芝内心独白篇(1-5集)

电视猫 2020-05-25 15:00:39

我,重雪芝,重火宫的少宫主,本应该在家人宠爱下恣意长大,却不料世事无常,父亲独练莲神九式而走火入魔,最后引咎自尽,重火宫留给年幼的我,我不得不独自担起重火宫的责任。

功法莲神九式与心法芙蓉心经合为神功莲翼,为我父亲重火宫宫主重烨毕生所创。父亲去世后,重火宫被武林视为邪教。后经灵剑山庄一力作保,并将神功一分为二各自保存,定下五年之约。如今期满,便是我重雪芝出关踏足江湖之日,一为洗清邪教之名,二为功法归并,誓要重振重火宫往日威名。

身怀秘籍,此行必然会连番遭遇埋伏与抢夺,重火宫护法朱砂一时不慎,中了邪教教主满非月的毒,我心急之下策马追赶却遇埋伏。当我双眼落入石灰,视物不便,只觉腰身被人搂住,将我扶在树下休息,昏迷之前只能依稀看见一抹白色身影为我清除危险。

待我醒来,双目被长布遮挡,忽听温柔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在我身边响起。虽不知对方身份,但他救我于危难,更替我埋葬父亲所送马匹,想必也是个心地善良之人,可惜未能得见公子样貌。

英雄大会上,听闻灵剑山庄夏轻眉主动挑战于我,脚下轻点便飞上了擂台。奈何我武艺不精,险些摔下擂台,幸得一位白衣公子所护。虽山洞那日眼睛被蒙,但依稀间也可看到模糊轮廓,他执扇之声和消瘦身形与那人一般无二,定是同一人。

武林大会结束,便是两者秘籍合并之日,谁知暂放甪端寺的莲神九式竟被人偷梁换柱。所谓的武林正派皆觊觎此物,眼见如此,更是步步紧逼,我们唯有应下三月为期,自证清白。

偶然之下,得知两次救我之人,乃当朝国师之子上官透,多番打探消息,终于让他主动现身。纵然他决口不认,我也认定眼前的上官透定是山洞的白衣公子。施以巧计逼上官透主动找上门承认身份,报恩为真,想让他帮忙找回秘籍也为真,或是我一番诚恳,终是让他松口答应。如第一次所见那般,上官透虽然表面清冷,但内心却是个善良又温柔的人。

上官透派人追查秘籍下落,他便带我来到湖边,眼看湖面尽是河灯,我才知道,原来今天是乞巧节。今夜,是上官透第一次愿意与我交心,坦言这一路是为特意护我。虽是受人所托,但护我一言从他口中说出,如同微风拂过耳畔,让人心中悸动。

有上官透相助,查探秘籍之事,果然很快便有了线索。经目击证人所言,王尹涯当晚曾鬼鬼祟祟徘徊于甪端寺。此事拖延不得,我立刻带人前往相州查出真相。与上官透相处越久,就越觉得他为人细心体贴,时而不经意地举止,总让不禁感到羞怯。何况他那宛如谪仙之姿,怪不得令人各大门派女弟子心醉。

上官透虽是月上谷谷主,又是国相之子,姐姐更贵为王妃,可是同样会受人排挤,也有烦恼,更不得完全的自由。似乎,这般经历与我颇为相同,心中不免感同身受,与他的距离也似乎更近一些。而他却羡慕我知何处来,往何处去,言语经常这般深奥,实在让人不懂其中何意。

王尹涯秘密前往相州,若非上官透费尽周折也难以查探其中消息,可其师兄符一涯喜宴之上却大张旗鼓,举止怪异。后与上官透逼诱才知,王尹涯早已死于非命,且从不离身的银鞭和掌门令牌也不知去处。

眼下,寻找秘籍的线索断了,可上官透的安慰却总能让人重拾信心。我与他同坐在屋院内,周围的萤火虫照亮了原本的黑暗。即便它们被人困在手中,也会努力发光发亮,小小虫子也可如此,我又有什么理由轻易放弃。

我有自己的理想,更想知道上官透的追求,即便他此刻不愿与我明说,但不论何时,我也想在他身边,如同他此刻助我一般。我曾与上官透约定,会将自己最重要的东西送给他,一言既出,更不会反悔。

第二天,上官透带我见她姐姐,对方并未如旁人一般,只因身份就恶言相向,让我心中欢喜。回去的路上,上官透灵光闪现,忽然想透王尹涯尸体无伤的怪异之状。我二人再次去符一涯的冰室中查验,尸体上竟浮现出莲花般的伤痕,此状唯有莲神九式方可造成。

偷盗之人已然练成了第三式,查出幕后之人刻不容缓,且江湖门派皆藏于暗处等待时机。眼下本就危机四伏,符一涯竟也带着官府之人前来,诬陷我们杀害王尹涯。江湖中人,武功再高,也不宜于官府作对,可王尹涯的银鞭和令牌竟出现在我们的住处,此番百口莫辩,我们只得被关入大牢。

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