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猫LOGO电视剧综艺排行榜正在播放

廖昌永个人资料

廖昌永图片
廖昌永
27人

廖昌永是目前活跃于世界歌剧舞台的极少数杰出的亚裔歌唱家之一。廖昌永曾师从声乐教育名家周小燕和男高音歌唱家罗魏,1995年以硕士学位毕业于上海音乐学院。多年来,廖昌永不断荣获国际声乐大奖,1996至1997年间,廖昌永在一年内连续三次分别获得法国第41届图鲁兹国际声乐比赛、多明戈世界歌剧大赛、挪威宋雅王后国际声乐大赛的第一名,使世界乐坛为之震惊。

人物经历

廖昌永现为上海音乐学院副院长,中国音乐家协会副主席。

1968年10月25日,廖昌永出生在四川省成都市郫县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那是位于成都平原中部以豆瓣辣酱出名的一个小县城,那儿远离城市的繁华和喧嚣,虽历史悠久(秦代就设有县城),但艺术气氛十分淡泊,更不用说异国他乡的西洋音乐了。廖昌永对音乐最初的了解,大概来自于广布中国农村的有线大喇

 

廖昌永(14张)叭。每天清晨,沿着泥泞的小路去上学,他常常对着村头电线杆上的大喇叭出神。那大喇叭里传出的歌声随着山风山雨、和着小溪的潺潺流水、伴着田头的阵阵稻香悄然无息地融入他幼小的心灵,仿佛细雨润物,那样自然而绵绵。但这就成了廖昌永最初的音乐启蒙。

1975年,廖昌永七岁。那年,他的父亲,全家的顶梁柱因病丢下了妻子、丢下了三个女儿和儿子离开了人世。这对本已日显贫困的家庭无疑是雪上加霜。父亲去世后,在乡村小学教书的二姐把廖昌永带到了学校。一是为了替妈妈带弟弟;二是让廖昌永多接触读书的环境。于是,早熟的廖昌永在付了三元的学费后,开始了小学生涯。小学毕业后,廖昌永转而投奔已经工作的三姐和三姐夫,到离家乡300多公里的茂汶县中学去读书了。

位于岷山深处的茂汶羌族自治县第一中学并没有对从外县转来求学的廖昌永给予更多的关注,加上语言交流的原因,他更显得有些孤傲内省而不合群。同学大多为羌族,他们常常用自己的语言歌唱,合着自己的音乐跳舞。不懂羌语的廖昌永只能静静地在一旁欣赏着,聆听着,思索着。于是,他开始寻找自己能听懂的音乐。直到有一天,他在学校的广播中听到了一首女声独唱歌曲,当歌曲放到第三遍,廖昌永已经基本会唱了。事后,经询问老师才知道歌名叫《金风吹来的时候》,是一名叫关牧村的女中音演唱的。虽然至今廖昌永仍未有缘见过关牧村一面,但那首《金风吹来的时候》却恰逢期时地吹开了廖昌永心灵深处对唱歌和音乐的挚爱。

茂汶县中学的教室和宿舍中间隔着滚滚而去的岷江,两岸间有道铁索桥连接着。廖昌永每天背着书包来来回回在晃晃悠悠的铁索桥上走着。望着两岸层层叠叠的山峦,听着脚下咆哮而去的江水。15年之后,当廖昌永再次踏上这铁索桥时,他回忆道:“站在这个铁索桥上,我的心里会有一种特别亲切的感觉。因为当时在这读书的时候,每天会经过这座桥。当我站在这座桥上的时候,看着这大江,你会觉得人很渺小。你会觉得整个心胸都很宽广。所以站在这个地方,就会有种冲动,就会对着大江大喊大叫”。或许是天意,一段时间以后,廖昌永感觉嗓子比以前更亮、更宽,气也更顺了。这也许就是廖昌永最初的练声法。由童年开始的对唱歌的热爱,直到遇见一位刚从师范学院毕业的音乐老师才开始真正萌发了报考音乐学院的想法。那位仅仅比廖昌永大三岁半的老师告诉他;“你的嗓音条件不错,应该去试试音乐学院。”高中毕业后,廖昌永报考当地的音乐学院,没有被录取。但这并没有使他退却。经过几个月的复习之后,廖昌永报考了中国历史最悠久的上海音乐学院。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廖昌永考上了。如今廖昌永仍记得当年在成都招生考试的倪承丰先生。虽然当时廖昌永的视唱练耳乐理基础较差,甚至连钢琴也没学过,但倪承丰凭着他多年的教学经验相信廖昌永有着良好的潜质,一定是学习声乐的好苗子。就这么简单,大名鼎鼎的上海音乐学院在1988年向廖昌永敞开了大门。而这以后的事实都证明了倪承丰先生没有走眼!

带着100多元钱,带着几本早己翻烂的音乐书籍,带着母亲的嘱托和希望,带着对音乐的渴望和追求,廖昌永远离亲人,来到上海,开始了他全新的学习生活。真正迈开了他探索、追求音乐艺术的第一步。谁也不会想到,廖昌永踏入上海,踏进上海音乐学院的第一步,竟然是赤脚走来的。他到上海报道的那一天,下着瓢泼大雨。从中午12点多火车进站直到晚上6点,大雨一直下着不停。廖昌永望着满街的水,心疼妈妈刚给买的新皮鞋,毅然脱掉皮鞋,赤着脚一步一步走入上海音乐学院。

上海市汾阳路20号,上海音乐学院是中国近现代最早的高等学府。它的历史,几乎就是一部浓缩的中国近现代音乐史。自1927年建校以来,这里曾培养成长起一代又一代成就卓著,饮誉海内外的中国音乐家。这里良好的艺术和学习氛围感染并激励着廖昌永,他深知自己基础较差,于是就把所有的时间、精力都用在了学习上。他放弃了所有的娱乐,过着艰苦的生活,追求艺术的真谛。这正印合了“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的古训。

廖昌永的母亲,一位勤劳而普通的中国农村妇女,没有更多的钱来资助儿子读大学,廖昌永是靠三个姐姐轮流寄每月的60元生活费读大学的。当时他常常是最后一个去食堂的人之一,只有第二天要考试或演出才舍得买一块肉吃。就连吃饭用的一个瓷缸也是学院一位门卫师傅送给他的,而且一用就是三年。虽然生活清苦,但学习却是踏实。入学的第一年,廖昌永随从意大利进修回来的男高音罗魏学习,学习发声方法、对气息的处理;同时,他还从罗魏那儿学到了一口纯正的意大利语。罗魏评价自己这位学生是“有着奇迹般的领会能力和掌握语言的天赋”。一年后,廖昌永又转入周小燕教授门下,这对廖昌永来说是一次机遇。

周小燕教授,中国著名的女高音歌唱家、声乐教育家,早年曾留学法国,时任上海音乐学院副院长。她曾培养出张建一、高曼华、刘捷等一批优秀歌唱家。德高望重的周先生,如上海音乐学院众多的教师一样,把学生当作自己的孩子一样关心培养。她们既是严师,又是慈母。廖昌永在周先生那儿不仅学到了更科学更符合自己个性的发声方法,同时,更重要认识到作为一名优秀歌唱家所需要的艺术修养和气质。当然,他也从周先生那儿学会了纯正的法语。1994年,廖昌永第一次出国参加“法国巴黎国际声乐比赛”就获得法语奖。这对他来讲既是回报,又是起点。对艺术的追求是艰苦而漫长的,艺术家的修养和气质不仅需要培养和积累,更需要个性的领悟。星移斗转,日积月累,廖昌永步入了一个更高的境界,由艺术的必由之路走向了自由之路。他成熟了,他知道艺术是需要心灵和情感的!

1996年9月,廖昌永赴法国参加“第四十一届图鲁兹国际声乐大赛”。在三轮的比赛中,他充分显示了良好的艺术修养和充满自信的音色,获得了比赛的第一大奖,这也是我国选手参加该项比赛十年来所获得的最高殊荣。世界著名的百代(EMT)唱片公司的古典部经理阿兰·朗塞隆评价道;“他唱得太感人了,因为歌声发自他的内心深处,25年来,我每届比赛都看,还没有听到过象他这么好的男中音。”此后,廖昌永又参加了“多明戈世界歌剧大赛”和“宋雅王后国际声乐大赛”均获得第一大奖。从而创造了一年内连续三次夺得一流国际比赛大奖的纪录,这也为他走向国际声乐舞台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997年6月,廖昌永孤身一人前去参加以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多明戈名字命名的歌剧大赛。在高手如云的激烈竞争中,廖昌永沉着而自信,特别是在演唱威尔第(G.Verdi)歌剧《唐·卡洛斯》(Don Carlos)中岁德里戈的告别咏叹调“我最后的日子”(Perme giantoeil suprcmo)时所显示的那份从容不迫的气质和对音乐恰到好处的处理,打动了现场每一位听众的心,而整个演出大厅似乎也笼罩在这圣洁的艺术光环中。多明戈先生对廖昌永的演唱激动不已。不仅亲自为他颁发了第一大奖,还称他是“中国培养出来的世界级的歌唱家,拥有一流的技术和音乐感悟力,他用心中的音乐打动人……是新一代的杰出人才”。称赞之余,多明戈还邀请廖昌永在1998年初去日本参加他本人举办的新年音乐会。

1997年。廖昌永远赴北欧的挪威,参加“宋雅王后国际声乐大赛”。他那令人心醉神迷的歌声再一次打动了现场评委和观众,就连宋雅王后也赞叹不已。王后不仅亲自把第一名的奖牌颁发给他,同时称当天为“中国日”。在以后的日子里,廖昌永似乎成了王后的指定演员,多次应邀赴挪威演出。1998年,廖昌永还与著名小提琴家安妮·索菲·穆特、女中音歌唱家芭托丽一起赴挪威举行专场音乐会。宋雅王后也多次接见廖昌永。就这样,廖昌永在老师的扶持下,依靠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登上了国际音乐的舞台。

公元2000年2月20日,当国人还沉浸于传统的农历新春喜悦之时,横跨太平洋两岸的中国上海大剧院和澳大利亚悉尼歌剧院,利用卫星双向传送技术举行了一场史无前例的经典音乐会,向世界展示了中国艺术家对音乐文化的贡献和中国音乐家的丰彩。来自中国上海的男中音歌唱家廖昌永的一曲“快给忙人让路”(选自罗西尼的歌剧《塞维利亚的理发师》)[“Largo al factotum dclla citta” from 《Il Barbieredi Sivigia》,Rossini] 余音末了,悉尼歌剧院内就已掌声四起,那些见多识广的悉尼观众毫不吝啬地把欢呼声送给了他。澳大利亚的观众在感叹这位来自中国的艺术家演绎西方经典音乐作品的能力之时,更为其宛如天鹅绒般的音色和源自于内心的音乐所折服。这首欧洲歌剧中男中音的试金石之作,被廖昌永于性于灵的演唱而精彩绝伦。于是人们又一次记住了他--廖昌永,一位中国普通农家的儿子。

演唱专辑

1.《绿树成荫》

2.《诺言》

3.《俄罗斯经典歌曲》

4.《山丹丹花开》

5. 《凝聚》

6.《怀念》

7.《情释》

8.《情缘》

9.《海恋》

10.《我们的母亲》

人物故事

他光脚走进上海音乐学院最终成名于国际的故事最为人们所津津乐道

廖昌永说,自己人好,和家庭幸福、知足常乐有关,和自己的经历也有关。他说:“我不是出生在音乐世家,我是农民,这让我很长一段时间内很自卑,到目前为止我身上也有自卑感。一个人身上应该有自卑感,总是很优越的话,容易没耐心。我上上海音乐学院,音乐条件、家庭条件和别人都不能比,什么都要和别人请教,很谦虚,我长期是这样的状态。这样能补我的不足,确实每个人身上都有比我强的东西,包括我现在的学生。”

廖昌永廖昌永出生在四川郫县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他光脚走进上海音乐学院,最终成名于国际的故事,最为人们所津津乐道。从农民到世界级的歌唱家,在很多人看来这之间遥远的距离有些不可思议,所以反复惊叹。但在我看来,天赋与才华和出生环境没有直接关系,某些知识和先天条件的缺乏可以通过个人的努力来改变,难以逾越的是那些自以为条件优越的人的世俗眼光。

廖昌永农民出身,童年丧父,没受过多少正规音乐教育的他斗胆考了音乐学院,由于音色出众,被上海音乐学院录取。从四川农村迈进大上海,是荣耀,也是考验。进入学校之后,廖昌永在第一年感受到了很多羞辱,因为他穷,他是农民,他不是音乐世家,他音乐底子不好。

那时候能进音乐学院的学生大多家里有些底子,好些还出身音乐世家。在那个尊卑分明的地方,同学之间总在相互攀比。廖昌永从来不和同学一起玩一起吃饭,他说:“人家请你吃,你就得回请,我自己连饭都吃不饱,怎么请人家吃。这样我和同学玩的话心里会发虚,有压力。”

那时候廖昌永每月只有三个姐姐轮流寄来的60元生活费,每次去食堂他几乎都是最后才去,只有到考试的时候才买一次肉吃。

穷,被人嘲笑,不敢和同学一起玩,廖昌永没有朋友,独自一人。人家都说这个人孤僻,不合群。甚至有老师也因为这样不喜欢他。然而仅仅是这样就罢了,当有人的钱丢了之后,理所当然地认为就是廖昌永偷的,因为他最穷。

面对这样的侮辱,内向的廖昌永一直闷在心里,闷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他实在闷不住了:“你说我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侮辱我的人格!”当时系里未经调查了解,竟然就有了不当的处理。廖昌永有口难辩,又无人诉说,憋得终于受不了了,他红着眼去找自己的老师罗魏,罗魏老师坚决相信,廖昌永没有偷东西。

多年之后,笑谈往事的廖昌永对我说:“要不是那人再去偷系里老师的东西,给抓出来了,我这个黑锅恐怕要一直背下去。”现在做了学院系主任的他,因此决不轻易对学生中间出现的问题轻易下结论。

“这跟我后来的发奋有关。”他说,“不是说我穷吗?穷人的孩子就是要比你有出息,我就是憋着这股劲学出来了。”刚进学校的时候,廖昌永连钢琴都不会弹,音乐基础几乎是全班最差的,但到了毕业的时候,他是班里第一名的成绩毕业的。他的努力和成绩,让所有人对他刮目相看。

幸运的是,他遇上了好老师,除了一年级带他的罗魏老师之外,二年级时他被有“中国声乐之母”之称、培养出大批优秀歌唱家的周小燕教授收为弟子,老师不仅教得好,艺德也相当好。 “潜移默化中给我性格好的塑造。”他说。大学里,他还收获了爱情。那时总是有一位不知名的人悄悄给他寄钱,每月50块,不具名,却每次都写上“多买点菜吃”。直到恋爱之后,他才知道那就是自己女友默默的关心。如今,廖昌永和这个出身音乐世家的同乡女孩组成了幸福的家庭。廖昌永说,家庭给了他很大的支持和动力,太太是那种拿着鞭子逼着他往前走的人,不能看见他松懈下来。

一个月学会说英语把人惊着了

廖昌永以优异的成绩读完了大学本科和研究生,渐渐地,他不断在各种声乐比赛中获奖。1996年,他赴法国参加“第四十一届图鲁兹国际声乐大赛”,一举夺得第一名大奖。这也是我国选手参加该赛十年来获得的最好成绩。世界著名的百代(EMI)唱片公司的古典部经理阿兰·朗塞隆评价道:“他唱得太感人了,因为歌声发自他的内心深处,25年来,我每届比赛都看,还没有听到过像他这么好的男中音。”

获奖给廖昌永带来了很多荣誉,也让很多人不再以鄙夷的眼光看他。在这之前他已经得过不少第一名,很多人觉得他这样已经是登峰造极了,但是,第二年,廖昌永决定参加世界著名的“多明戈世界歌剧大赛”,立即遭到不少人反对,因为该项比赛要想获奖的机会太难了,以往还没有亚洲人在比赛中有过突破。很多人劝他,以往获的那些第一名已经够他躺在上面吃一辈子了,这次大赛的第一名是世界上最难拿的第一名,而如果得不到还会将他以往得的那些第一名全都抹杀掉。廖昌永说:“我不是不知道中国人一向胜王败寇的心理,但我没想那么多,就觉得哪怕去看一眼。要知道在学歌剧的人眼里,多明戈是跟神一样的人物啊!”

他去了,而且夺得了那对亚洲人来说稀罕的第一名,那届大赛因此而轰动。多明戈尤为激动,称他是这届比赛最大的发现和惊喜,赞誉他是“我所见过的最优秀的男中音”,大师当即收他为弟子,并马上邀他参加自己在东京举办的新年音乐会。

同年,廖昌永又在挪威“宋雅王后国际声乐大赛”上夺取了第一名,创下了一年之内连获三项国际著名声乐大赛第一的骄人成绩。他因此轰动国际乐坛,也因此一步步跨入国际乐坛。

渐渐进入国际的廖昌永开始发现语言交流上的问题。他说以前没有远大抱负,没想过会在国际乐坛上闯,没好好学过英语。1999年,当他到美国纽约进行一次短期学习时,苦于无法和人交流,寸步难行。老师多明戈也为不能和他直接交流而有些遗憾。

从纽约回来之后,廖昌永痛下决心,于是趁着2000年1月到以色列参加大师班学习的机会,他带了一本英语书,每天看六课,背下60多个生词,立刻出门找人聊天,把刚才看的单词全部跟人聊出来,他说:“在谈话中自己用过的单词,下次肯定就不会忘了。”就这样过去一个月,他便完全能和人用英语交流。那样的神速让人吃惊。当他又到美国的时候,开口跟人说话,所有人的第一反应都是倒吸一口气:“啊?你怎么能跟我说话了?”房东的儿子甚至缠着问:“有什么办法能让我那么短时间学会中文?”

廖昌永笑着说:“我性格满倔的,憋着一股子劲,就一定能做成。”他说就像自己在四川上学的时候,从小数学就没好过,他也认为自己没有数学天赋。上高中的时候,班主任找他姐姐告状,说他的数学实在提不起来。姐姐回来说他,不会就问老师嘛。廖昌永说自己急了,不会做的去问老师,会做的也去问老师。结果一学期之后,他的数学成绩是全班第一名,一年后是全年级第一名。他感叹:“人的潜能真的很大。” 廖昌永常常把自己的成绩归结为自己性格的倔和听话,然而,他突出骄人的成绩却不是每个倔强和听话的学生都能做到的,就比如,有几个人能在上大学后基本上没学过英语的人能在短短一个月之内达到和人用英语交流没问题?事实上,廖昌永的老师们对他都有过很高的评价,罗魏老师就曾说他,“有着奇迹般的领会能力和掌握语言的天赋。”周小燕老师也称他,“廖昌永这样的条件,目前在世界上并不多见,他早晚会成功。”他有出色的音乐天赋和语言能力,他能认真按老师的要求在课后去一点一点抠。

他当真会去念意大利语的歌词,一个字一个字抠,找语感。他会在到每一个国家的时候先去看人家的博物馆,看画里表现的西方人的礼仪姿态和文化。他能在法国举办的“法国巴黎国际声乐比赛”中获得“法语演唱第一名”。他的演唱实力和纯正的语感让每个人对他称赞不已。事实上,他可以让人称赞的远远不止这些。

没道理炫耀自己是多明戈的学生

廖昌永认为,自己能够成功地走上国际舞台,和多明戈的赏识和提携密不可分。

自从被多明戈收为弟子之后,多明戈不仅带他参加自己的音乐会,在他去美国的时候,还会从华盛顿赶到纽约去看他的排练,去听他的音乐会。廖昌永说,多明戈待他,已超出了普通师生的关系,在大师将他介绍给世界著名的大都会歌剧院的时候,到处跟人打招呼,说廖昌永很有才华,要大家善待他。

2001年,多明戈自己指挥华盛顿歌剧院演出威尔第歌剧《游吟诗人》,力排众议邀廖昌永出演主角。当时没有人相信一个来自中国的演员能唱好威尔第歌剧,都认为廖昌永是不合适的。

周小燕老师在国内也鼓励廖昌永:“你这一炮一定要打响,响了你就走上国际舞台了,哑了你就从此哑了。”

廖昌永感到压力很大,在学校上学时,还曾有一个美国老师说他根本就不能唱威尔第歌剧,让他发誓永远不唱。当时唱A组同一角色的歌唱家是多明戈的好友,多明戈特意叮嘱他让他好好带廖昌永,说廖很有前途,那位大师果然在排练时对他帮助很多。而多明戈看了排练后,也将自己的意见告诉廖昌永的夫人,让她回去帮廖提高。

结果,演出一炮打响,获得了相当辉煌的成功,挑剔的《华盛顿邮报》甚至撰文专门称赞廖昌永:“在这个世界杰出歌唱家跻身的地方,最耀眼的明星是来自中国的廖昌永。他对威尔第歌剧准确的把握,使他犹如一位天生的威尔第歌剧的歌唱家,全身都散发着威尔第的气息;他坚实、优美、浓郁、醇厚的音色和音质以及流畅的气息和无与伦比的艺术感染力,使得肯尼迪中心又一次为之疯狂。我们坚信这位天才的艺术家将成为世界歌坛的一个瑰宝。”那次演出,廖昌永为自己,为老师好好争了一次光。

后来,多明戈夫人导演的《霍夫曼的故事》再度邀请廖昌永出演,多明戈特意从华盛顿赶去,为廖昌永讲怎么表演,让他非常的感动。演出照样获得了极大的成功。

廖昌永说,在别人眼中,多明戈是神一样的人,而且他身兼两大著名歌剧院的艺术总监,还做大都会歌剧院的指挥,那样忙的人,对他这样帮助,他心里非常感动、非常感激。而除了事业上的帮助之外,多明戈为人处世的态度也对他有很深的影响。

他说,多明戈是大师,人们总认为他排场很大,而且也认为是理所当然,然而大师实际却特别谦和。他说他们在美国排练的时候,每天都是用加长豪华林肯轿车接送主角。有一天,换了面包,因为要接更多的人。等车子开到著名的水门饭店的时候,有个人站在街边等着,车一停,他走了上来,原来是多 明戈。上来和大家亲热寒暄。等到了排练场,让廖昌永吃惊的是,每个合唱队员多明戈都能叫上名字,他看到每个人都像见到老朋友,迎上去亲切问候。那个场面对廖昌永的冲击很大,在国内,还没有什么出色成就的歌手恐怕早都鼻子冲天了,而这位世界闻名的大师却是这样的亲切谦和!他对大师的崇拜立刻放大到100倍:这才叫真正的艺术家。后来廖昌永问过大师,为什么他能做到这样?大师的回答同样让他动容:“Because they love me.(因为他们爱我。)”

但是,尽管和大师有这样深厚的交情,廖昌永却一向低调谈论和大师的师生关系,也从不借此炒作。若不是记者问起,他也不主动提及。他说:“大师是大师,跟你没关系,提他,你也不是大师。我炫耀这种关系没道理,我也不太喜欢这样。像北京人说的‘扯把龙椅就上天’。如果你真把自己当他的学生,你就不能给老师丢脸。要是做得好,说说也罢了,如果不能的话,不要玷污了老师的名声。”

他说:“我更多地说我是周小燕老师的学生,因为我90%的学业是在周老师那儿学的。这样说更实际一些。她不仅教会了我,而且影响了我对艺术的态度。”他最后告诉我:“周老师说了,做人就是做艺术,艺如其人,做人不好,艺术怎么会好呢?”

是啊,一个好艺术家,一定首先是个好人。我相信。

优异表现

2002年纽约歌剧院交响乐团及卡内基 廖昌永音乐厅为其颁发了“杰出艺术家奖”,并为他特意在卡内基音乐厅举办了个人独唱音乐会。2002年3月,他还在卡内基主演了歌剧《玛丽诺?法利埃诺》,多明戈大师还专程从华盛顿赶来为他捧场,演出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之后他又连续与纽约歌剧院交响乐团、美国密西根大剧院合作主演了歌剧《阿提拉》、《海盗》、《游吟诗人》、《假面舞会》等。使得更多的美国观众关注到这位来自中国的天才艺术家的艺术魅力,当地所有媒体都称赞他为“最杰出的艺术家”。《纽约时报》及《歌剧杂志》都对廖昌永的表演、演唱给予了极高的评价。

家人介绍

廖昌永的爱人王嘉介绍,廖敏冲从小听着音乐长大,1岁过就会用外语唱歌了,当时把爸 廖昌永爸、妈妈都听呆了,现在她看了宋丹丹的小品,几乎马上就能全部记忆并模仿出来,记忆力和语言天赋实在惊人。不过廖昌永表示,女儿出专辑只是她成长过程中的一个见证,并不意味着他就会让女儿走歌唱的道路,他希望女儿能顺其自然地发展。

廖敏冲参与的演出:2009年1月,《雪绒花》; 2010年,《我们的田野》,《茉莉花》;2011年,《唱支山歌给党听》。

2011年8月,廖昌永一家参与了《艺术人生-廖昌永》的录制。

廖昌永相关内容

廖昌永的印象

廖昌永图片

廖昌永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