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猫LOGO电视剧综艺排行榜正在播放

两世欢第3集

选集

第3集:景辞遇袭被人挑断脚筋 风眠晚失忆成为原清离

请选择集数

收起

原清离告诉母亲她打算去水月庵祈福,顺便在那儿住上几天,母亲说她去郊外散散心也好,让她多穿点衣服小心着凉。

在驿馆休息时小晚站在荷塘边发呆,景辞让她吃点饭说明天还要赶路,小晚就到亭子里的桌前坐下,她端起酒杯说她要好好敬公子几杯,谢他这十八年来将她抚养长大,两人举杯一饮而尽,小晚接着说尤其是公子知道她是仇人之女却依然肯抚养她长大。

景辞说她什么时候知道的,小晚说其实没多久,但足以让她想明白为什么她做的再多公子总是视若无睹,丝毫不把她放在心上。他明知道她待他是怎样的心意,却乐意将她远嫁纪国和亲,景辞说不是她想的那样他自有安排,忽然他感觉头晕不禁趴在了桌子上。

夜里景辞在野外醒来,他躺在地上神志并未完全清醒,模糊中看到一名红衣女子拔出剑挑断了他的脚筋,他痛得昏死过去。等他再次睁开眼,却看到一群狼向他慢慢靠近,他拖着伤腿往后退着,狼一跃而起向他扑去,危急关头左言希及时赶到出手斩杀群狼救下了他。

而在驿馆里的风眠晚突然从睡梦中惊醒,她听到外面有人喊走水了,急忙打开窗户发现外面火势凶猛,她刚要转身突然有人拿剑指着她。

这时一名婢女问救火的人见到眠晚姑娘了吗,正问着忽听身后有人说她在这里,婢女回头一看正是穿着红嫁衣的风眠晚,不过听她说话的语气似乎和平时不大一样,但当时一片忙乱婢女也顾不上多想。

此时真正的风眠晚躺在林中迷迷糊糊意识不清,她不知道自己是谁在什么地方,忽然她听到不远处有人在喊清离小姐,她起身靠在树上渐渐地又失去了意识。

景辞醒来后,左言希扶他坐起说他伤得太重最好不要乱动,景辞问他的伤到底多重,左言希说他的双脚筋脉已断,即便接好日后也会有所不便。

景辞知道是左言希把他从狼群中救出的,就问他怎么会出现在那里,左言希说雍国陛下知道他是景妃之子后,一直命他伺机带他回到大雍,只是公子主意大,陛下很难过,命他继续跟着公子找机会劝公子回去。夜间他在驿馆附近徘徊,见到一顶轿子离开,他潜入驿馆发现他不在屋内,就疑心轿子赶紧再追时已经晚了。

左言希问景辞是否知道是谁将他重伤至此,见景辞没说话,他说他已猜出是谁了,景辞让他不要胡乱猜测。左言希说公子对她情深似海处处为她筹谋,她却轻易辜负甚至伤他性命,公子还要顾忌他对她的几分猜测,景辞说左言希不是她又怎知她,他不是他又怎知他。左言希自称失言让他好生在这儿养伤。

风眠晚在原府醒来,夫人听到消息赶过来看她,听夫人喊她清离,风眠晚说清离是谁啊。夫人轻轻把她揽在怀里说她总算回来了,她让她别怕,她之前发生一些事可能忘记了,她是原大将军原皓的女儿原府的大小姐,名叫原清离,她父亲早逝,但她有相依为命的母亲一直陪在她身边。风眠晚听到母亲两字感觉很陌生,夫人安慰她说慢慢会好的。

慢慢地景辞已能从轮椅上站起来下地挪动几步,左言希让他不要操之过急,扶着他到凳子上坐下,景辞听说原清离在雍国还有婚约,不知她是否能应付得过来,他不相信风眠晚会暗算他,就飞书阿横让他调查此事。

失忆后的风眠晚以原清离的身份活了下来,她问婢女小鹿她以前是怎样的人,小鹿说她以前琴棋书画无一不精,诗词歌舞那是京城一绝,忽然府内来了不少贵族公子哥嚷着要见她,吓得她逃进屋内关上房门。她问小鹿后院怎么来了那么多男的,小鹿说他们都是小姐的蓝颜知己啊,小晚不太相信,觉得他们举止轻浮像讨厌的大毛毛虫。

小晚听说自己下月就要嫁入贺王府了很吃惊,她说自己有那么蓝颜知已小贺王爷不在意吗,小鹿说当然不在意了,他的爱慕者也很多。可小晚说她在意,她得赶紧离开这里。小鹿说她是要离家出走浪迹天涯吗,小晚说她要拦着她吗,小鹿笑着说这么浪漫的事怎能不带着她呢。

景辞说要不是左言希妙手回春他恐怕早就一命呜呼了,左言希却语气沉重地说他虽是皮肉伤,但气血亏虚又急病催之,已病入骨髓恐怕去日不远了。

门外听到此话的知夏姑姑不禁吃了一惊,她说是不是那个丫头害得他,她难过地说他怎么跟着送亲的队伍出了一趟城就成了这副模样了,风眠晚怨他送她和亲所以恩将仇报,若不是随行送亲的官员传回消息,他们还不知道他出了这样的事,她早就知道风眠晚和她母亲一样狼心狗肺。

景辞让姑姑不要小题大做,姑姑生气地说她怎么是小题大做,她这就去杀了风眠晚,景辞猛地一拍桌子说谁不都能动她。姑姑说他到现在还在维护她吗,景辞说他没维护她,他的仇他要自己报,风眠晚的命是他的,他要亲手了结她。

这天丫鬟拿着一封信急忙向原夫人禀报说小姐跑了,她说婚约不解除她就不回来,原夫人赶紧派人去找,随后原夫人进宫当着雍帝的面要和贺王府退婚,慕钟怒气冲冲地恳请陛下治原氏母女欺君之罪。

为了安抚他,雍帝就下旨全力缉拿原清离,既然她不想嫁人,把她抓住后送去慈心庵终身为尼。等慕钟走后,雍帝拉着原夫人的手安慰道他不会真让清离当尼姑的,再说她真的是原清离吗。小贺王爷要去看清离,他父亲生气地说她已经留下书信逃婚了。

李源大婚之日看着蒙着盖头的新娘,他以为她是不情愿嫁他的风眠晚,内心也不是太高兴,就拿起喜杆随意地挑去了新娘的盖头,看到新娘的脸他不禁呆住了,他一眼就看出她是原清离,不禁十分惊喜,新娘说她是风眠晚,李源开心地说不管她是原清离还是风眠晚,只要是她就够了,新娘说不管她是谁,只要陪在他身边就够了,两人甜蜜相拥幸福地笑了。

原清离换上男装和小鹿走在街上,看到布告栏里贴着缉拿她的追捕令赶紧拉着小鹿逃跑。而此时景辞和左言希坐在疾驰的马车上前往雍国,左言希说原夫人深得圣眷,即使原清离被缉拿一时也不会有事。景辞说有左大人在,原清离和风眠晚的事,想必陛下早就知道了。左言希说陛下思念爱子唯恐他反悔回去才出此下策,等他到了西都亲自和陛下说明想必他不会为难她的。

雍帝见到景辞龙心甚悦,他很担心他的身体,景辞说母亲遇袭早产,他的弱疾是从胎里带来的,他不回来也是因为母亲纠结往事,不想再和陛下有任何瓜葛,所以临终之际托昭王把他抚养长大,他的名字是母亲取的,景取自母姓,辞是永辞往事之意。

雍帝没想到她会如此恨他,当年他是有负于她,可是她的脾气也实在是太暴烈了,他说景辞向他言明往事是不想认祖归宗吗,景辞说他现在只想静心休养,他一身弱疾如果贸然认祖归宗难免会引人猜忌,无论是否认祖归宗他都无法否认自己的这身血脉来自于陛下,雍帝听了很欣慰。景辞说他还有一事想求陛下,雍帝说是为了那个刚来西都的原清离吗。

第3集好看吗?点个赞吧!

214

两世欢第3集相关看点

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