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猫LOGO电视剧综艺排行榜正在播放

两世欢第6集

选集

第6集:阿原逃狱查线索 真凶落网存疑点

请选择集数

收起

阿原和小鹿躲到一个院子里,她让小鹿出去打探消息,忽然一对男女从屋内出来追逐嬉戏,阿原急忙躲避,却被身后的慕北湮揽住肩头,有点醉意的他说好香啊,她一把把他推倒在地,回头骂道哪来的登徒子。

慕北湮抬头一看不禁呆住了,这不是原清离吗,阿原听到小鹿叫她赶紧跑了,慕北湮站起身说清离的手劲还真不小啊。

景县尉回到县衙,李大人告诉他阿原越狱了,钦差大人也到了,据说已经借住在贺王府别院了,景县尉问来的是谁,李大人说来的是刑部赵岩赵大人。景县尉让他不要担心,他现在就去找阿原。

阿原不想就这么逃走,她想坦坦荡荡地活着,没有做过的事情就是没做,她要自证清白,小鹿说如果证明不了的话就是死路一条,可是要砍头的啊,阿原说那也不怕,至少有一人知道她是清白的,那就是九泉下的长公主。

随后两人乔装打扮来到长公主遇害的地方,她们看到有个人影一闪而过,以为是凶手就赶紧跟过去,等到走近时那人突然转过身来却是景县尉,她问他怎么一个人来这儿了。

景县尉说他听说她越狱了,他猜她不会背着这个案子亡命天涯,应该会来这里继续查案,所以他就在这儿等着抓她。阿原拉拉他的衣袖让他别这样,他刚来这儿不是正好可以查个大案证明自己的能力嘛。

随后两人在案发地附近继续寻找线索,听到景县尉捂着胸口咳了几声,阿原关切地说他身体不太好吧,她在沁河县也算小有名气,回去找个好大夫给他医治。景县尉说无碍,阿原说他动不动就咳啊咳的像个小老头,听她说他小老头景县尉有点不悦,阿原急忙说貌赛潘安的小老头。

小鹿看到一条蛇吓得滚下坡去,阿原急忙下去扶她起来,景县尉也跟着下去,突然他腿疾发作,强忍着痛来到坡下。阿原跟着景县尉回到县衙,李大人看到她不禁怒气冲冲地说她怎么敢越狱啊,谁借她的狗胆啊。

景县尉淡淡地说大人言过其实了,哪有越狱的犯人自己回来的道理,她只是嫌弃牢里吃得不好睡得不稳,自己出去好吃好睡了一会儿就回来了。李大人问他该怎么处置,他说给她准备一份好铺盖,顺便让小鹿一日三餐伺候她的饮食,李大人听了不禁愣了一下但还是按他说的做了。

景县尉脚步蹒跚地回到屋,脸上露出痛苦之色,这时小涵走进来,把左大人新配的药给他说可以减轻疼痛,景县尉立即打开瓶盖服下药,难受的表情稍微和缓了些,她还给他带来了昭王给他的书信和物件,景辞打开盒子拿出里面的玉佩,那是他母亲的遗物,他小心地把它佩戴在腰间。

慕北湮的手下告诉他那天误闯花月楼的人,乃是沁河县逃脱的要犯,现在被抓到了在羁押,慕北湮问她犯了什么事,是强抢民男还是又逃了谁的婚,手下说好像和升宁长公主遇害一案有关,而且她现在的身份不是原大小姐,而是沁河县的捕快大名原沁河。

正看书的景辞不觉分神,他不禁想起白天阿原关心他的模样,原以为两世为人可以各自安好,可偏偏在这小小的沁河县又走到了一起。他想罢了,不管她走到哪里未来怎样,他总该护她平安。

慕北湮和二殿下去找赵岩要求和他一起办案,慕北湮说如果赵岩不同意,他就回京让他爹给赵岩和长乐公主做媒,年底就把他的终身大事办了。赵岩无奈答应,让他们扮成随从同行。

赵岩一行来到沁河府衙,趁赵岩和李大人商量案情,慕北湮和二殿下就悄悄溜进牢房,他喊着夫人到处找着原清离,阿原听到叫声说这牢房里怎么有人喊夫人,给她送饭的小鹿说前两天有个疯子把妻子给杀了,就关在那边那个牢房,他一时后悔吧起来就喊夫人,一时糊涂吧又起来杀人,不会是这牢房门没关严自己跑出来了吧。

阿原说她进来怎么没关牢房门啊,小鹿一看糟了,这时喊声越来越近,慕北湮找到背对着他而坐的原清离,就喊着夫人和二殿下走进牢房,这时躲在门旁的小鹿和床边的阿原同时出手打他们,嘴里还嚷着打疯子,他们俩急忙闪避说别打了。

这时景县尉回来了,李大人说他可找到真凶,景县尉说真凶已移至大堂,还请他们移驾大堂开审此案,李大人派人去把原捕快也带到堂上,这时慕北湮和二殿下鼻青脸肿地走进来,赵岩忍住笑问他们怎么搞成这样了,阿原走进来说她打的。

赵岩看到她不禁一愣,心想怎么又有一人和清离长得一模一样。李大人说她不是在狱中吗,怎么打起钦差大人的随从来了,阿原说怪不得她们,这两人一见她们就喊夫人,她们还以为是隔壁失心疯的人犯病了呢。慕北湮说她不就是他夫人吗,就是烧成灰都认得她,赵岩让他们俩赶紧下去疗伤。

景县尉让堂上嫌犯招供如何杀害的长公主,嫌犯说不知道他在说什么,景县尉说如果他不是真凶,怎么会在听说有人目击他杀人后赶去杀人灭口呢,有人说景县尉弄错了吧,案发时他和长公主可是在两个山头。

景县尉说止戈在侍奉长公主前,是名武艺高强的禁军弩射教头,案发当日,他先是偷走了原捕快放在禅房外案几上的破尘剑,又趁铭心送茶时在茶壶里下药,阿原和长公主昏睡过去后,他带铭心到旁边山坡上的竹林中烤竹笋,在烤竹笋时他拿出藏在竹林中的竹弓和破尘剑,破尘剑精巧并没有护手,对于弓箭高手来说完全可以当利箭射出。

止戈说他们判案都是靠凭空猜测吗,景县尉说当然不是,为了以防万一,止戈常常在那儿射箭练习,他们在山脚下发现一个作为箭靶的稻草人,里面有个木板,上面居然有剑的痕迹,他从止戈屋里搜出一把剑,同样没有护手,形状和破尘剑相似。

证据确凿,止戈也无言辩驳,阿原说长公主一心向佛为人和善,他跟她有何深仇大恨非要残害她不可,止戈说长驸马害死了他母亲,是长公主给他撑的腰,纵容作恶的善不叫善那是大恶。

真凶落网,阿原谢谢景县尉帮她洗刷了冤屈,但究竟是何人切掉长公主的手指呢,景县尉说有人曾潜入长公主屋里翻找东西被铭心听到动静,阿原说长公主曾托她把一封信交给江北大营的故人,但她还没拿到信长公主就遇害了。

第6集好看吗?点个赞吧!

100

两世欢第6集相关看点

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