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猫LOGO电视剧综艺排行榜正在播放

两世欢第16集

选集

第16集:阿原被公主刁难 景知晚亲吻阿原

请选择集数

收起

阿原告诉景县尉那天左言希和一名头戴帷帽的女子在食肆出现,她追那名女子追到恕心医馆她便不见了踪影,而且和小玉、傅曼卿案子有关的姜氏也从此失踪,还有那晚在涵秋坡袭击她的也是一名女子,她就在想这两次出现的女子会不会是同一个人。

景县尉说她怀疑是这名女子杀了贺王吗,阿原说对,她和左言希相识就有可能随意进出医馆盗取升魂草,左言希也有可能为了维护她而不愿意将她供出来,她觉得这个女子绝对有嫌疑。

景县尉说不是她,她和涵秋坡的黑衣人也并非同一个人,阿原说他为何如此笃定,他说杀死贺王的陌刀粗重,如果真凶是一女子,明明腕力不足为什么要舍近求远,非要使用粗重的陌刀,使用更顺手的兵器岂不是更好。

阿原觉得有道理但她还是怀疑那个头戴帷帽的女子,不禁蹙眉沉思起来,景辞觉得她思考的模样很可爱,就忍不住爱怜地用手摸了摸她的头,阿原看着他脸上露出甜美的笑容。

忽然她想起身旁的桌上还有她为李大人煎熬的去火药,不禁急忙转身去拿药罐不料手被烫了一下,景辞看到后迅速上前一边查看她被烫伤的手一边说着什么时候能让人省点心,然后拉着她回屋帮她上药。

阿原听到他说的那句话感觉好耳熟,她怎么好像听他说过,而他给她上药的场景也让她感觉很熟悉,记忆里的片段瞬间又浮现在脑海让她有些头疼,她不禁用手按着头,景辞说她不是烫着手了吗怎么头也疼了。

他起身要去找左言希,阿原说不用,她担心他因为私事找嫌犯出来会招惹闲话,就让他帮她按按,景辞就用手轻轻为她按摩鬓角两边,阿原不禁笑道真舒服。

长乐公主和赵岩来到了沁河,李大人带人在县衙门口迎接,长乐公主看到和原清离长相一样的阿原不禁吃了一惊,看公主盯着阿原 ,赵岩介绍说她是沁河县捕快原沁河,长乐公主说他是不是当她傻啊,怪不得他跟丢了魂似的只管往沁河跑,赵岩说他是奉皇命办案而来,请公主赶紧回府休息他还要去调查卷宗。

长乐公主走到阿原面前说原捕快原清离可真会玩,那她们就好好玩,阿原听了不禁愣了一下,不知公主此言何意。随后李大人对阿原说公主好像对她不满啊,如果她得罪了公主就赶紧去赔罪吧,阿原说她从未见过公主怎会得罪于她。

小鹿把她拉到一旁说公主是担心赵大人和她在沁河私会才跟过来的,阿原这才知道公主为何对她抱有敌意,看来来者不善啊。这时公主的侍女云朵过来问李大人公主的住处可安排妥当,她说公主想住原捕快的房间,李大人说没问题。

长乐公主把阿原叫到她的房间,阿原向她施礼问好,公主说这里没有旁人,她在她面前装什么小捕快,是不是这县衙有什么特殊的男子勾了她的心,让她特意来此寻个新鲜,不过她刚才都看过了也没几个好看的,原清离的口味也越发独特了。

阿原回道她先前遭遇匪徒头部受伤,先前的事都记不得了,如公主所说她的口味也发生变化了吧,公主说她要住她的房间让她搬到别处去住,还有她只带了一名侍女,让她为她准备沐浴的热水,阿原答应着去了。

看客房已经满了,小鹿就抱着阿原的被子来到景县尉的房间,景县尉问她这是做什么,小鹿告诉他公主占了阿原的房间,还让她给她烧水,她说阿原想来他这里借宿一下。

阿原给公主备好了热水,可公主说她突然饿了,阿原又去为她端来饭菜,她吃了几口又说该沐浴了,让原捕快去试试水温,阿原说水估计凉了,她重新为她准备热水去。

阿原提着水桶来到厨房,看到景县尉正帮她烧火,就说这里脏脏的他怎么来了,景县尉说公主为难她了吧,阿原说没有,她倒觉得公主挺可怜的,明明不算胖却吃的那么素那么少跟个行脚僧似的,不像她平时大鱼大肉还有雉鸡汤喝来的快活,而且公主虽然贵为金枝玉叶却无法讨心仪的人欢心,还被从前的她插了一脚,难怪她要处处为难她,不过公主越是想法让她不开心她就越要开心。

景县尉说她倒想的开,阿原说他们俩的事怎么办,父母不在身边聘礼什么的也不着急,不过他们是不是应该先换个庚帖什么的,景县尉说不知她在说什么就走了,阿原看着他的背影笑他还害羞呢。

累了一天的阿原晚上准备去客房休息,小鹿却告诉她客房都满了,她就把她的卧具搬到了景县尉的房间。阿原有点不好意思,小鹿说她不是已经和景县尉那样了吗还矜持什么,这话正好被路过的知夏姑姑听到,她说他们怎么了,小鹿说他们已经有了夫妻之实,知夏姑姑很生气让她不要造谣败坏他们家公子的名声。

小鹿说她家小姐被人下药了,明明是景县尉趁人之危好吧,她们还没说什么反被她咬一口,随后她们一起来到景县尉房间,景县尉对知夏姑姑说就这样吧,借住几晚而已。知夏姑姑无奈答应,她在屋里用屏风把他们隔开,然后睡在屏风外面看着阿原和小鹿。

隔着半透明的屏风,景县尉看着阿原可爱的睡颜,不禁伸手触摸着阿原蜷缩的身影。第二天一早阿原醒来她溜到屏风后,看着景县尉恬静的睡容不禁看得出神,早已醒来的他问她看够了吗她才回过神来,知夏姑姑见此情景不禁心中十分恼怒。

这时云朵过来说县衙的水不好,公主身上都起红疹了,让阿原去后山打点清泉水来给公主洗脸,阿原答应着去了,知夏姑姑悄悄跟在她身后,在她必经的路上悄悄洒下黏滑的东西。

阿原打完水后就提着水桶走在陡峭的山路上,突然脚底一滑跌落陡崖,从此经过的景辞赶紧飞身过去接住了她,看她的脚崴了就扶她坐下休息,他低头查看她的脚问她哪里疼,阿原捂住心口说这里疼。她说刚才她崴了一下脚都觉得疼,当初他被人挑断脚筋是怎样的疼她想想就心疼。

她问他那个伤他的人是谁他现在在哪儿,景县尉说她问这个干什么,阿原说如果知道伤他的人在哪儿她一定替他报仇,她想一生一世和他在一起彼此守护,景县尉说他也想守护一个人一生一世,四目相视她不禁在他唇上亲了下,景辞看着她眼里的深情款款不禁拥住她吻住了她的唇。

第16集好看吗?点个赞吧!

364

两世欢第16集相关看点

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