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猫LOGO电视剧综艺排行榜正在播放

两世欢第20集

选集

第20集:景辞遇险阿原中毒晕倒 密室被发现神秘人逃走

请选择集数

收起

从河边五具尸体的衣服材质上,景县尉和阿原推断他们是一主四仆,而且他们也被人摘了小指,阿原在想他们和长乐公主、小玉、贺王的案子到底有什么关联,景县尉推测他们能被幕后黑手盯上,十有八九是从京城来地方任职的朝廷官员。

李大人拿着记载重要官员任命的邸报给景县尉看,景县尉看后说亳王到任沁河之前,朝廷是否派过一名叫做何弘的水部郎中前来,李大人说是有一何郎中大概数月前到任,行动是雷厉风行,但自从亳王来了之后这位何郎中就不知去向了。

阿原说难道遇害之人就是何郎中,可是不对呀,亳王是两个月前才到的沁河,死者三个月前就已经遇害了呀。李大人也说两个月前何郎中还在河道上视察工程呢,阿原说也许到任的何弘是假的,可能有人杀了何弘取而代之就任水部郎中一职,两个月后亳王来到沁河,假何弘怕被识破就逃之夭夭,李大人马上派人去找假何弘。

神秘人知道何弘的尸体被发现后,担心足智多谋的景辞会查到他的身上,就派人去县衙盯着端侯的动向。景辞派阿横去查探那位假何弘上任后到底做了什么事,阿横回来禀报公子说他在河道上又挖了岔道,将河水引到别处,景辞赶紧骑马和阿横去现场查看。

景辞发现新修的河道对百姓灌溉用处不大,而其通向的那条支流却可以直达颖水,颖水附近驻扎着匡国兵马,阿横说如果匡国兵有不臣之心,可以通过水路将兵力直接运往沁河,景辞说沁河离京城极近,极有可能威胁到雍国根基,他确定幕后之人的目的不在这些被害人身上,而是在朝堂之上。

阿原来到景县尉房中发现他不在,看到他桌上的沁河河道图上的标记,知道他有线索了就匆匆去找他。景辞和阿横正要返回,忽然一群戴着面具之人骑马冲着他们飞奔而来,两人就和他们厮杀在一起,这时阿原骑马赶到,见此情景飞身过去助阵,看到一蒙面女子朝景县尉射出暗器,她赶紧冲过去替他用剑挡开暗器,没想到手臂还是中了一针,她和该女子交手刺伤了对方并扯掉了她的面纱,阿原一看果然是老板娘,就问她到底是什么身份,和左言希又是什么关系,上次是不是他报信让她逃走的,阿探说左言希是谁她不认识。

阿原正要上前抓拿女刺客,阿探的同伙见状赶过来救走了她,阿原急忙唤小坏去追,突然她身体一软昏倒在景辞的怀里,原来她手臂所中的暗器上有毒。景辞立即带阿原回到县衙,让人请来郎中为她诊治,可郎中说他不知阿原中的什么毒,小鹿说左大夫医术高明,如果他在肯定能治好她的,景辞忽然想起左言希临走时给他留的两粒解毒丸,就赶紧让阿横拿来让她服下。

看着靠在自己怀里的阿原虚弱苍白的脸,他不禁懊悔自己一次次疏远她,假装不在意她却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只要她能好好醒过来,他再也不会挣扎他会抛弃过去的仇恨,抛弃未来的顾虑,他们俩像现在这样静静相守不离不弃,她是阿原也好是小晚也好,总是他这一生中唯一认定的人。

阿原迷迷糊糊中似乎回想起过去的片断,她不禁嚷着景辞她不嫁,景辞抱着她安慰道不嫁,他不会让她嫁给别人的,阿原朦胧中看到他,又嘟囔着不是景辞是知晚,景辞说叫他什么都可以就叫他阿辞吧,他在她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阿原看着他不禁抬头吻了他的唇一下,景辞忍不住低头吻住了她的唇,随后他为她把脉发现她体内的毒素都清了,就给她盖好被子让她赶快好起来。

这时小坏飞回来了,嘴里叼着它在神秘山洞附近咬下的凤尾草。景县尉把凤尾草拿给李大人看并告诉他这是小坏从疑凶藏身之处带回的,袭击他们的刺客中有一名正是他们缉捕的姜氏老板娘,他们发现他在调查河道就想杀了他。

景县尉说神秘人想打通运河和颖水的水上道路,李大人说他们想用来经商吗,景县尉说运兵,让匡国军的五万兵马在三天之内集结在京师附近,李大人听了大惊失色差点晕倒,被手下赶紧扶住。

李大人努力站稳说杀害小玉的凶手和杀害何弘的是同一拨人,都有摘人小指的惯例吗,景县尉说不只他们有摘人小指的惯例,连皇上的飞廉卫也有摘人小指的惯例,如果查案的高官循着缺失小指的线索查下去,很有可能就会查到皇上的头上,他们想嫁祸给皇上,李大人听了再次站立不稳跌坐在地上。

景县尉说这金梗凤尾草只有荒废的杜园才有,极有可能是凶犯的藏身之处,李大人当即命人前往杜园捉拿凶犯。他们赶到杜园,一群戴着面具的人向他们袭来,双方混战在一起,景辞带着阿横从一井口下去来到密室中,看到神秘人要逃,他上去捉拿两人打了起来,神秘人放出棺中毒蛇,被景辞挥剑斩杀,看大事不妙神秘人慌忙启动机关仓皇逃走,他的手下不慎把身上的腰牌遗落在地,景辞让阿横收好腰牌,他正在四处查探,忽然密室摇晃,他们赶紧从出口飞身出去,李大人问他里面啥情况,他说神秘人逃了,密室也被神秘人启动机关毁掉了。

第20集好看吗?点个赞吧!

143

两世欢第20集相关看点

365